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

热搜词: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

热搜指数:4295098

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

2021年,工厂里越来越难见“年轻面孔”了。

“一个三四百人的工厂,年轻人连百分之十都没有。”近日,湖北仙桃某服装厂老板向红星资本局诉苦,年轻人不愿来,年龄大的又做不动,再这样下去,他担心工厂将会“青黄不接”。

制造业招工难、用工荒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往年年关将至,大批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常会出现“用工紧张”的情况。而近两年由于疫情关系,“用工荒”更加明显。

在广州街头,有工厂老板们排队3公里举着牌子为招工;而另一则新闻里,则出现“外卖骑手月薪过万,95后、00后占半边天”。

人社部近日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58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最新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制造业10大重点领域人才总量将接近6200万人,人才需求缺口将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红星资本局采访发现,年轻人与工厂的供需关系仍难以平衡,在新就业模式的冲击下,工厂如何才能让年轻人“回心转意”?

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

他们苦于招人:

400人规模厂里,几乎没有90后

在深圳富士康做人力资源的小陈,几乎每隔3、4天,就要在社交平台上打一波“招工广告”。他经常会拍一些厂区环境、拍厂区里的年轻人,试图刷新外界对工厂的认识。

11月底,深圳市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从2022年1月1日起,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月最低工资标准从2200元调整至2360元,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从20.3元调整至22.2元。那几天小陈借机又密集发了几条招工消息,但问者寥寥。小陈说,上一次求职者询问比较多的时候是暑期,那时处于29元、30元一小时的高价,而当下“电子厂招工太难了”。

在湖北仙桃开服装厂的老李同样也为招工的事情发愁,他告诉红星资本局,因为年底订单不多,很多厂子索性都放假了。但开年过后,能否招到合适员工还是未知数。“原来每年招工开工能到80%的状态,现在只有5、60%左右。”

缺人似乎成了工厂常态,近些年老李的感受格外明显。“以前招工就是举个牌子去工业园路口,100个过来问的,50个会选择进厂。”现在,有了互联网,招工的渠道比原来更多,但效果却大不如前。

老李的服装厂有近400人,在当地不算小规模,但工厂里的年轻人屈指可数。“90后几乎没有,80后已经算是‘年轻人’了。”在这家400人的厂里,年轻人只有“百分之几”。

“工厂一直在萎缩。”老李担心,这已经成了一种趋势。

他们急于离开:

两月没出过厂区,很压抑像与世隔绝

年轻人不愿进厂,在厂里的年轻人也急于逃离。

一年里换了3家工厂之后,小梁还是选择了“彻底离开”。工作环境、工作时间、薪资待遇等各方面都与同龄人相差太多,是小梁总结的离开原因。

去年,自动化专业的小梁本科毕业,因为对口,他选择进厂当技工。“名义上是技术员,其实就是打杂。”跟生产、倒班巡检、检修是他的主要工作。

地处城市边缘的工厂,被小梁吐槽“缺少人气儿”。他历经的3个工厂,分别在工业区、海边和村子里。这其中离市区最远的,距离市中心有2个小时的车程。

在工厂,加班是不可避免的。以正常班为例,早7点40到晚5点50,偶尔会加班到晚上9、10点。他还上过“四班三倒”,其中有一天需要早8点上到16点,休息几小时后,接着从24点上到第二天早8点,“白+夜这天最难熬”。

宿舍距离工厂只有200米,小梁记得,有次忙起来,2个月他没走出过厂区,每天都是宿舍工厂两点一线。“休息的时候大多是在宿舍补觉,有时一睡一天。”这让小梁觉得“很压抑,像与世隔绝”。

两个月前,小梁从工厂离职,找到了一份互联网后端的工作,薪资是此前在工厂时的3倍左右。

在东莞一家小厂做品检的小屈也在几个月前选择逃离工厂。她的工时是早8晚10,一个月只休息2天,五险一金的缴纳也不保证。

“18年我进厂的时候,品检只有2个人,工资4300。”工作到现在,虽然涨了一些工钱,但小屈却感觉难以坚持。

年轻人与工厂的矛盾:

高工资好环境VS效益与成本

招工难、用工荒的情况并非个例,沿海的工业和外贸大省,很多企业普遍反映存在招工难的问题。

另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做的一项包括9万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调查显示,约44%的企业反映招工难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该比例也是近几年来的新高。在调研中,很多企业反映,一线的普工难招,高技能人才难招,技术工人难招,这些在经济恢复的过程中也已经开始出现。

“员工想要高工资、好环境;工厂想要效益,招新手成本又高。”老李在招工过程中发现,年轻的求职者和工厂的供需总是很难平衡。

老李接触过年轻的求职者,看宿舍采光不好就不想来了;另一方面,现在的年轻人进厂时很少掌握基本操作,都是没接触过这门手艺的生手,导致效率不高。“我年轻时都有专门的培训班学手艺,但现在好像很少有这种专业机构。”

效率不高直接影响薪资水平。老李说,厂里是计件工资,熟工一个月挣一万以上很正常。但新人达不到,也影响他们的收入。

《2020年一线蓝领用工荒情况调研报告》显示,年轻人从事一线蓝领工作的意愿低是造成蓝领用工荒的主要原因。

调查显示,90%的企业表示造成蓝领用工荒的原因是年轻人从事一线蓝领工作的意愿低;近五成企业表示近期蓝领用工需求量大幅增长以及一线蓝领的工作条件或工作环境较差是造成蓝领用工荒的原因。并且从前几年就开始有一种倾向,就是年轻人更倾向于选择服务行业。

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

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

老李分析,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也是年轻人不想来工厂的原因。“像我们早8到晚10,中午吃饭也没什么休息。在厂里一坐就是一天。不光我们服装厂,鞋厂、五金、电子厂都是这样的状态。”

互联网一直在孵化新产业,为年轻人的人生提供了更多可能。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公司往往可以给相关从业者更好的福利待遇,工作强度更低,工作时间更自由度,最重要的是薪资足够高。

这点小梁十分认同,他说在工厂待久了会特别羡慕其他年轻人的“自由”,“说白了就是内心讨厌制造业,羡慕在城市里上班每天能喝咖啡,晚上还能出去玩的人。”

就业难招工难并存

传统工厂、职业教育均亟待转型

今年6月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曾提到,今年城镇新增劳动力有1400多万,其中大学毕业生达到909万。同时,在结构方面,“大学生就业难”和“企业招工难”是并存的。

与此同时,制造行业正在面临有经验的熟练工人老龄化趋势,这将直接导致熟练工人缺失、没有梯次后补、出现断层。

“制造业人口短缺具体来讲应该有两个层面的人口短缺,一是熟练操作工人缺少,二是高级复合性专业人才缺乏。”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有能力的工厂需要加快转型升级,不能光练“肌肉”,更要进化“大脑”。

祁海珅认为,高级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对于制造企业来说,应该长期、持续性的快速推进。“智能制造领域的复合型人才的缺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的工业现代化水平,”未来,对于没有升级能力、缺乏高端人才的一些低端制造业企业终将面临被淘汰的可能,把握转型机遇、培养人才、选对升级转型的路径,将会变得更加重要。

另一方面,整个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也亟待扭转。

那些选择进厂的年轻人,往往将其当作“短暂过渡”。小梁说,原来厂里的年轻同事,休息时间也有人在学习,考证或者考公,“考上了就离开工厂,考不上就继续边打工边考。”

工厂的节奏很难吸引年轻人,“工厂里生活感觉一眼能看到退休,每次出厂区门口, 就有一种释放的感觉。”小梁说。

看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宇轩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也表示,想要缓解制造业企业的用工困境,更多要从职业技术教育入手。“这点可以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将智能制造、数据管理等知识与一线的技术能力结合起来,提高专业知识壁垒,培养高素质的就业型专业技术人才。”

眼下,技能人才的培养正在引起重视。12月9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印发《关于做好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工作意见》。《意见》明确,职业本科将纳入现有学士学位工作体系,按学科门类授予学士学位。同时,普通本科和职业本科具有价值等同的证书效用,在就业、考研、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样的效力。

据央视财经12月13日消息,如今,很多中高级职业技术院校的学生,往往还未毕业,就被各大企业争抢一空。

郭宇轩认为,推动传统工人向专业技术人才进行转变,打破大众对于职业学校的刻板印象,并以更高薪资激励的方式去切实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才能更好地吸引更多年轻人回流到传统制造行业。

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原文地址: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0097070697775978&wfr=spider&for=pc

以上就是“工厂难见年轻人:400员工几乎没90后”的全部内容分享,想要了解更多热点新闻欢迎关注本站。

本文地址:https://www.green1.cn/cctv/150.html
栏目:热点新闻 浏览: 作者:红星新闻 日期:2021-12-25 14:06
上一篇: 昆明确诊母亲:对幼儿们被隔离内疚
下一篇:没有了